Lhachriel

斜线前后无意义
Hannigram/莫阿/刷新组

【疯爱】鸡尾酒与茶


“那么,”白皇后两只手一拍,露出一个温暖人心的微笑,翘起的嘴角高高在上——爱丽丝认为她有些变化,虽然她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不对劲,“是睡觉时间了。亲爱的帽匠,你介意带我们的屠龙勇士去她的房间吗?”

爱丽丝目瞪口呆。

“我们才刚刚吃完饭!”爱丽丝说,脸上露出她刚落地时露出的表情,一脸惊诧。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宴会,简而言之,三月兔是不折不扣的三月兔,睡鼠是不折不扣的睡鼠,餐桌是——好吧,也许大了点——的茶桌。但爱丽丝认为这不是他们在肚子还胀得圆鼓鼓时就躺倒在床上的原因。在地下世界有梦吗?

“我亲爱的女士,我们在想要睡觉的时候睡觉,不在睡觉的时候想要睡觉。为了以防你困得睡着了又来不及想要睡觉,趁着想要睡觉的时候睡觉是个好主意。”疯帽子的手在空中比划,他踮起脚,身体往前倾又往后站直,发青的嘴唇咧开,眼睛专注地睁着,一眨不眨。

“这是个好原因。”爱丽丝回应。白皇后看着她,爱丽丝意识到她在琢磨什么。

“你习惯在晚饭后做点别的?”白皇后问道。

“人们喜欢吃完饭打扑克。”爱丽丝回答,“男人和女人。”

男人和女人,爱丽丝心想,男孩和女孩,黑桃和梅花,红桃和方块。她自己不那么干。她见过哈米什和他的家人坐在桌子旁,爵士给每个人发牌,洛厄尔甜腻腻地挽着玛格丽特的胳膊。她的母亲会参与社交,她更乐意坐在沙发上拿着一杯鸡尾酒,假装要喝,有人来搭讪的时候就真的喝一口。

饮料是很有趣的——爱丽丝怎么会忘了这个?疯帽子给她倒茶进脏乎乎的杯子里,爱丽丝认为自己不会再尝试除水以外的任何液体,直到她一个月前喝了一杯货真价实的缩小药水,并且再次见到疯帽子,然后——呃,她决定再相信一次茶壶。

“扑克!”睡鼠尖叫。它抽出那柄细长的剑砍划空气,好像面对的是两队红骑士。“我会用我的剑把红皇后的走狗都劈成两半!”它又大声说一遍,丝毫不记得是因为什么被赶出宴会大厅。

白皇后把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上,低头看着睡鼠,狡黠地摇了摇头。(“如您所愿!”睡鼠嚷嚷。)“那是个很棒的游戏。”她诚恳地说。

“不。”爱丽丝抗议,“它一点都不有趣。”硬纱领让她的脖子发痒,爱丽丝决定去睡觉。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