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achriel

斜线前后无意义
Hannigram/莫阿/刷新组

【疯爱】奇形怪状


“阿布索伦!”

爱丽丝推开鎏金把手,厚重的橡木门在她身后闭合。两旁的使者没人注意她,优雅地拿着高脚杯的人自顾自说话,轻蔑地瞥一眼孔雀衣翎、绛紫坎肩和绿沉襦裙。香水味和华丽的衣服首饰挤得大厅里拥挤不堪。蓝色蝴蝶扑动翅膀,轻轻避开金碧辉煌的吊灯,径直向前飞。

帽匠睁开眼睛。他的脑袋警惕地左顾右盼了一个心跳的时间,好像在检查是什么影响了他的视线,让他看见奇怪的景象。但他随即抬起头,黄绿色的眼睛睁大了,好像新生叶片在燃烧。帽匠咧开一个暖色的笑容。穿蓝裙子的小姑娘正走向茶桌。

蝴蝶沿着它自己的轨迹划动翅膀,它飞过一只只银盘子和玻璃酒杯,飞过铺着丝绸桌布的长餐桌和即将干枯的花。爱丽丝急切地寻找它,眼球跟着蓝色的翅膀转动。她拎起裙子,一脚踩上桌子。

奇特的高跟靴踩在桌布和别的东西上,拼接的桌子各自塌下去一块,桌布上残缺不全的茶具相互碰撞。睡鼠匆匆忙忙拿走自己的杯子,顺便给茶加了一块方糖:“注意你走哪儿!”破坏仍在进行,脏乎乎的茶水从同样不怎么干净的瓷器里翻倒、溅出来,那些小蛋糕是没人去吃它们了。

奇特的、花盆式的鞋底不管不顾地踩翻银器,鲜亮的果实惊慌地打转。没人真的会用的餐具叮当作响,它们摇摇晃晃,酒杯实实在在地喝醉了酒。丝绸不安地卷起褶皱,靴子跨过有锡盖子的器皿,酱料倾斜着翻在漂亮的丝绸上,长桌两旁的贵族发出震惊的嘘声。

蓝色停下来,高跟靴和花盆底的脚步踩完了。

“爱丽丝!”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