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achriel

斜线前后无意义
Hannigram/莫阿/刷新组

【疯爱】Chop, Chop, Chop

梗概:时间在爱丽丝离开后回到了正轨——真的是这样吗?

-

白皇后坐在桌首。

承载她并不太多重量的座椅轻奢浮华,椅背上镶嵌一大块比帽匠做裙子用的纱布颜色更纯的蓝宝石,表面镀着比镜子更能从中清晰看到自己的白银,椅子偶蹄似的脚踩在雪白的台阶上,突兀地高出餐桌一截。她眼珠转动,看向桌子,双手从织满金线的鲑红桌布底下抬起,尝试优雅地摆弄刀叉,以免在贵客入席时出丑。

但她做不到。刀卡在叉子的缝隙间,她费力地移动手腕,金属碰撞,发出美妙的噪音诱人进食,尽管桌布上摆满餐具而没有一道佳肴,无论是白葡萄酒焗龙虾还是烤苹果。她暗地咂舌,注视着自己的两只雪白的手。深红色的指甲油脱落了一半,铁锈红的锁链磨得她手腕红肿,事实上——皮肤潮红。诱人啊诱人。门猛地打开,一只青蛙昏死在把手旁。白皇后抬起眼睛。

“我亲爱的小妹妹。”

红皇后动作不雅地倒在王座上,抬起脚跟踩住海龟的肚皮。海龟呻吟一声,左右摇晃。白皇后微微转头作呕,双手藏在红木桌下,相当紧张地相互摩挲。她的姐姐显然注意到这个举动,发出响亮的嗤笑。

“它该庆幸自己的脑袋没掉。”红皇后简短地作出回应。

“噢,姐姐——”

一只手猛地捂住——或者不如说——一巴掌拍上——她的嘴,白皇后识相地住口。戴着乌黑皮革手套的手绕过椅背堵在她的鼻孔下,她有些喘不过气。

“松手!”

红心骑士拿开胳膊,仍旧站立一旁。狡诈都刻进他的皱纹了,红皇后仍然对此人无比信任。白皇后纳闷如果在辉煌之日取得辉煌胜利的是自己,这个无权被授勋封赏的小人会怎么做。预言卷轴没让她看见这个,一切在炸脖龙被斩首后戛然而止。现在好了,她品尝喉头涌上的苦涩滋味——没准是胆汁——炸脖龙名副其实了。这算一件不可能的事吗?算,因此它成真了。

“上菜!”红皇后偏向红心骑士,露出过分真诚的微笑,“你可以出去了。”

白皇后看着姐姐的嘴一张一合,那颗硕大无朋脑袋上、小如樱桃的嘴,被口红涂成红心。她在决战日当天没来得及关注的小细节。我有种自己被心包围的错觉,白皇后想,回忆了一下厚重暗红地毯铺垫的走廊和它旁边心形的窗、仿佛染血的手铐和用来解锁的心形钥匙,不能忘记整座城堡都被红心装饰,再加上花园里修剪整齐的心形脑袋绿化。她又看着红皇后,默默对比暗绿与鲜红的脑袋之间有什么不同。鲜红的脑袋正控制身披红袍的胳膊,手指不耐烦地敲打扶手。

等待。等待。等待。红皇后罕见地没有催促。这太不同寻常了,实在是闻所未闻。上一次她的姐姐停止吵嚷是喊出炸脖龙的名字后,以这种经验来判断情况实在是不容乐观。白皇后没被送上断头台(顺带一提,她认为血从心形斧子滴落实在是令人不适),但她现在怀疑自己已经身首异处会不会好点。

门(又是心形的)再一次打开,白皇后发现青蛙侍从不见了——也许掉了脑袋,鲟鱼一扭一扭地在深灰石砖上移动,偶鳍滑稽地背在背鳍上,她忍住笑容。

当六只鲟鱼把菜品抗上桌时,她表示感谢,眼角对来自餐桌对面的鄙夷神色看得一清二楚。红皇后小时候经常性的失仪演变为无礼(只是由于身份变化),并且还是那样容易看透。

白皇后猜到锡盖罩着什么了。需要用圆盘来盛装、耗费人力物力送到她面前的餐点,被红皇后标识般增大尺寸。

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她可以假装没这回事,和刀叉作斗争,恬不知耻地切下一块果塔放在自己面前惨淡无力的陶瓷餐盘里(这道甜食至今为止对她仍有难以抗拒的吸引力,排在优雅地做出一惊一乍的模样之前)。她也可以承认那个该死的错误。

手铐挣不开。需要钥匙,白皇后绝望地想。在她自己的王宫里从来都没有锁,不过当然啦,谁会给俘虏戴解开的手铐呢?

她自己会。

白皇后看着被完美切割的果塔。

“Bon appétit.”

红皇后刷地起身,酒红色的纱布颤动。白皇后听到咯吱咯吱和海龟的尖叫,但她什么也想不了,脑子里一片空白,面色和发色一起变得更加苍白。她向后退,绕开餐车,才意识到自己也离开了座位。红皇后走得又快又急,小巧的高跟跺着石板,房间被无情的回音充斥。白皇后玲珑的银靴磨蹭着不知往哪儿落,它们不是小拇指的千里靴,没法帮她逃出生天。

红皇后靠近她,本来就占据了大小不合理视野的那张脸显得更大了。白皇后倚在墙上,双手紧紧攥在胸前。她听到心在跳。

“是你偷了我的水果馅饼吗?”

砰——砰。砰——砰。砰——砰。

“不是。”

-

红心骑士取下乌黑手套在空中倒吊。

白皇后身穿破碎白裙像只待宰羊羔。

刽子手举起心形斧头为陛下效劳。

-

Choooooop!

-

红皇后坐在漫长的餐桌旁。红心骑士侍立身后。她一条胳膊撑在桌子上,另一条胳膊弯着,手指抚摸骷髅头。那骷髅比园丁错种白玫瑰的花瓣更白,红皇后的嘴角则比猩猩的血液更红。稚嫩的手为白色花瓣涂上红色颜料,又端起脏兮兮的茶杯,茶水从身处高空的壶嘴滚落。

你知道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吗?

[一张字条]

亲爱的疯帽子:

因为这两个词都含有字母B,而都没有字母N。(Because there is a B in both and an N in neither.)

你的 爱丽丝公爵夫人 敬上

评论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