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achriel

斜线前后无意义
Hannigram/莫阿/刷新组

*费诺里安相关的一些我流思考

*所有的观点建立在“费诺连天生煽动性强”的基础上,“煽动性强”具体指,有意想要别人做什么就一定能达到目的,在日常生活中因为他们自己身上的特质、即使不刻意散发魅力也对他人有吸引力

*极其我流预警,欢迎讨论,观点如下:

1. 芬熊
狒狒不去承担王长子的责任,芬熊必须(无论他是否乐意)代替狒狒去保护、领导族人。他看穿了狒狒,他早就知道费诺里安的“谋算和剑都是双刃的”,他提前看到了危险,但他无法阻止上了头的族人(指的不是演讲,是被放逐前的狒狒,他的火焰尚未被蒙上阴影时费诺可以很迷人[这里的“迷人”是个动宾词组])。(加上米尔寇的挑拨离间)他只能提前做好防御,但由于米尔寇的谎言,狒狒拔剑相向。芬熊从那时起和狒狒分道扬镳。狒狒的这个行为本身(不管他的剑锋对着谁)让芬熊明白他和狒狒走的路不会一样了。从这个角度说,“你将领导,我将追随”是一句为了缓和形式(、也许还包含着芬熊能和狒狒重修旧好[“旧好”指的是不完全决裂]的希冀)的话。至于行动上?芬熊已经作好拯救诺多于烈火的准备了。诺多出奔时芬熊跟着去不是因为追随狒狒,而是因为他有责任、也有野心,要保护他的子民。狒狒是矛,芬熊是盾。

2. 三芬
三芬在曼督斯的诅咒后带领一部分族人回头,因为这时他不再是快乐王子,如果说天鹅港之后他还心存侥幸,那末曼督斯的诅咒逼迫他面对血淋淋的现实(原谅用词不当),像他的两个兄长一样承担重负,而对三芬而言,对族人负责的唯一方式是不带领他们向前、不让他们经受自己已经经受、而他们必将经受的痛苦(他的妻子是泰勒瑞,他是第一个有名字的被费诺里安的双刃剑所伤害的人)。对他而言,对族人负责的唯一方式是带领他们绕过他可能预见到也绝对经历过的惨剧。
另:个人以为三芬之所以名字前面加上fin,因为他是合法的在维林诺的诺多至高王,无论是他自己加分还是他的孩子们给他加都没问题

3. 追随者们
(好了这个问题讨论完毕,反水的是双梅部下因为他们内心迷茫。内心迷茫划重点)
费诺里安是他们的光,费诺里安的光太过明亮,在他们见到这光后,相比之下其他的光都黯淡,因此长久以来(甚至从维林诺起)他们眼中就只有这光。他们始终追随费诺里安,未必因为他们坚信自己的目标是正义的、自己做的事是正确的、或者自己采取的手段是可谅解的,而是因为他们盲目。他们以心追随费诺里安,他们的脑子陷入狂热而无法思考。但费诺里安做了太多恶事。三五对牙口做的事约等于谋杀,其余五位不断血洗无辜。这些事实刺激着他们,就像刺激着一个昏睡的人。逐渐他们无法沉浸在费诺里安的光里,来自外界的刺激越来越多,他们逐渐难以盲从。但费诺里安毕竟是费诺里安,他们仍旧有吸引力得像个黑洞,追随者们在烧船时已然越过了那条界线,从此有去无回。他们无法挣脱,自从他们决定跟随费诺里安起再无退路,好比毒瘾者难以戒毒。他们没法继续跟随费诺里安,又无法离开(因为他们已经对此上瘾,并且他们也亲手阻断了自己的退路,凭着手上的亲族的血)。他们找不到一个办法让自己能继续下去。他们没有路了,遑论生路。他们只能从根源上斩断一切,那意味着毁灭世界或者毁灭自己。显然他们无法毁灭世界,因此他们自毁。
在纳国脱离三五的精灵之所以不迷茫,因为那时候还没有第二次亲族残杀,而且三五的恶行足以令任何一个精灵退避三舍,再而且他们在纳国过得很好,短时期内可见的噩梦来源只有蘑菇和三五

TBC
感谢您看到这里,欢迎讨论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