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achriel

斜线前后无意义
Hannigram/莫阿/刷新组

【丑莫】临终之时


“我放你走!”小丑一边说,一边松开勒着脖子的双手。他戴着白色手套在空中张开十指,头向左边掉。黑衣人在他脚边扭曲。

“不,我不走了。”莫扎特说。他的身影隐藏在阴影的面纱之后,套上给自己的葬礼制作的丧服,充当黑暗的新郎。他的眼珠是黑色的,睫毛很长,眼白发亮。

“你要留下来——?”小丑惊讶地问。他咧开血红的笑容。

“我要找回我的新娘。”莫扎特说。

“啊,”小丑大笑起来,拍着手,“康斯坦茨。我的好人儿、我的小妻子、我的乖乖——康斯坦茨!哈、哈、哈。康斯坦茨!”

“告诉我她在哪儿!”莫扎特咬字咬得咬牙切齿。

“噢呼呼呼呼——!她在哪儿!上帝的宠儿呀——您猜她在哪儿!”

莫扎特向前跨一步,拽住小丑的领子,撞飞了小丑手里的气球:“告诉我!”

小丑单脚跳着够气球,一只戴着白手套的手在空中挥舞:“您知道她在哪儿,莫扎特,主教的佣人、宫廷弄臣。”

莫扎特不得不放开他。小丑后退了一大步,在他们之间隔着一大块空地。地是漆黑的。莫扎特环顾四周,没有光。

从虚空里出现了一张旧木桌,小丑用手一撑,敏捷地翻上桌面,又跳下来,一只旧木桶接住硕大的裤腿,压扁石榴淡绿的壳,流出淡黄的籽和血红的酒液。小丑凭空抽出一只大木杯,石榴汁漫上杯沿,淡漠地流下去。小丑端起啤酒杯,然后点了点头:“向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致敬!”

小丑空翻跟头,一只眼睛闪烁星光,乌黑的光芒印在额头、鼻梁、眼袋和太阳穴上。他放声大笑。

小丑拍拍前胸后背和肩膀和腰,改换一身贵族装束。他又一拍大腿,原地跳一圈,摆出公爵的姿态:“阿嚏,像这样、像那样!”他假装捋一捋帽子上冲破云霄的绿孔雀毛。绿孔雀毛冲他乌黑的星眼眨眼,他挥挥头回礼。

他从高空俘获一只乌鸦,扯下鸟喙,按在嘴上,遮住笑脸,留下两条细细的血线。莫扎特的脸色发青。荆棘冠嵌进莫扎特的额头,莫扎特挣扎、莫扎特的颅骨作痛、莫扎特被迫挪动到更凝重的阴影们聚集的地方。荆棘带血的刺从莫扎特头发的漩涡底爬出来,藤蔓枝干围绕漩涡构成的湖生长。从他嘴里发出呜呜的哀乐,鸟喙使得小提琴、长笛、大键琴发出空洞的回响。呜——呜——

“您瞧,”小丑的嘴凑到莫扎特耳边,下巴嗑在莫扎特的肩膀前面,弄得生疼,“丛林的国王!”

黑衣人消逝在黑暗里。

评论

热度(2)